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宇宙有没有可能是一个巨人的细胞?

2019-08-13 点击:642

  

加利福尼亚理工学院的欧文斯谷射电天文观测站发现宇宙外有宇宙。每个宇宙就像一个巨人的细胞。宇宙以外的宇宙和我们生活的宇宙构成了整个时空。这一发现有点类似于2014年南极BICEP2望远镜中发现的原始引力波,当时美国科学家团队宣布在宇宙微波背景辐射中发现原始引力波信号,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发现。原始引力波信号的发现意味着宇宙外存在宇宙,并且多次宇宙碰撞的振荡将保留在引力波信号中。科学家认为微波背景辐射中精细卷曲的结构是由大爆炸留下的,这会在时间和空间上造成一个缺陷,这可能导致宇宙中出现暴涨事件。该振荡的频率在150GHz的频率下发现。然而,在2015年2月,普朗克望远镜的观测发现,这些所谓的原始引力波信号是由银河系的尘埃而不是大爆炸造成的。虽然这些发现否认了南极BICEP2望远镜的发现,但它们并没有阻止科学家们寻找多元宇宙的决心。欧文斯谷无线电观测台发现宇宙外可能存在宇宙。该理论来自理论物理学家埃弗雷特,他在20世纪50年代提出了这一观点,并指出宇宙之外还有其他宇宙。唯一的区别是其他宇宙可能没有生命,而其他宇宙则在某些时期有生命。我们不知道我们的宇宙可以维持多久。

普朗克项目的天文学家Prgate发现,虽然我们没有证实宇宙飞涨的迹象。但多元宇宙一直引起我们的注意。也许,在大爆炸之后,宇宙可能有无数的可能性。一些宇宙将很快灭亡,而其他宇宙将处于熵状态,而一些宇宙将存在于我们生活的宇宙中。从这个角度来看,多元宇宙中的每个宇宙都像一个巨人的细胞,它们共同构成了整个高维空间时间。

《纽约时报》发表了两张照片,一张是鼠标的脑细胞(左),另一张是宇宙(右)。在早期宇宙中,星系相互连接并与大脑的神经元相连。几乎不可能区分两个图像之间的差异。脑细胞具有与整个宇宙相同的结构。

脑细胞和宇宙

如果有人告诉你大脑是一个小宇宙,宇宙是一个超级大脑,你能理解吗?你会相信吗? 2012年11月16日,《自然》在“科学报告”专栏中发表了一篇研究论文,证明宇宙的生长过程和结构几乎与脑细胞的过程和结构相同。

巧合的是,杂志编辑兼作家朱迪思霍珀和她的丈夫迪克特雷西写了《三磅宇宙》(ThreePoundUniverse),它将人脑与三磅宇宙进行了比较。在这本书的第33页,有两张图片,一张是大脑皮质,另一张是宇宙的暗物质。这两张照片也非常相似;大脑就像一个微型宇宙,宇宙是一个巨大的大脑。

大脑皮质

宇宙的暗物质

这些研究结果仍在报道并受到关注,似乎预示着科学领域的巨大突破。如果这些发现最终得到充分证实,它将彻底改变人们对宇宙,人体,生命以及人与宇宙之间关系的理解。

不同的网络,但相同的自然增长动力

《自然》该杂志的研究报告显示,一些未知的基本规律可能主导多个系统,无论大小,从脑细胞之间的电信号传递,到社会网络的扩展,甚至是宇宙的扩张。该研究的作者之一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物理学家德米特里克里欧科夫说:“不同的网络,如互联网,大脑和社交网络,都有自然增长引擎。同样。” p>

研究人员开发了一种计算机模拟程序,将早期宇宙划分为尽可能小的单位,其中比亚原子的时空比例很小。模拟将巨大的因果天网中的所有量子(或节点)连接起来。

随着模拟的进行,宇宙历史中增加了越来越多的时空单位,银河系中物质的“网络”联系也在增长。当研究人员将宇宙历史与社交网络或大脑电路的发展方式进行比较时,他们发现这些网络以类似的方式扩展:它们将协调相似节点和许多连接节点之间的关系。

该研究还发现,大脑中的连接非常有组织,大脑的结构就像城市的布线网格,神经元无处不在。

Goryukoff说:“这对于物理学家来说是一个即时信号,这意味着人类尚未知道自然操作中存在某些东西。”在这些不同的网络中,可能有一些未知的法律管辖它们的运作。 “研究结果提醒我们,现在可能是时候开始寻找这些规则了。”

在17世纪,着名的哲学家和数学家,物理学家,微积分的发明者莱布尼兹说,“超自然”的东西预见并创造了这种材料的世界。莱布尼兹发现微积分促使科学家们在200年后提出全息术。大卫,伦敦大学理论物理学教授,与爱因斯坦合作。 Pom是现代全息理论之父。

什么是全息?例如,里面有肖像的照片;如果我们将照片剪成两半,我们可以看到任何一半的原始完整肖像;如果我们将它撕成许多块,我们仍然可以在每个小块中看到完整的图像。这样的照片被称为全息图。全息理论的核心思想是宇宙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各部分彼此密切相关,任何部分都包含整个信息。全息理论很好地解释了超范围动作的原理。 David Pom表示,在独立存在的事物的顺序下,存在着不可分割的整体秩序。这整体与部署的每个人共存。所以宇宙就像一个巨大的全息图,它的各个部分都包含在整体中,整体也包含在个体中。身体中的每个细胞都暗示整个宇宙。郑润在《微尘中的无限宇宙》的“分形宇宙学”一书中写道,莱布尼兹发表了一种名为“Monadology”的思想。这是一个由无数的monad组成的宇宙,每个monad都有一个完整的宇宙。也就是说,如果粒子中包含完整的宇宙,那么宇宙将由较少数量的粒子组成,并且每个粒子中将存在其他较小的宇宙。

斯坦福大学的脑神经科学家Karl Pribram研究大脑如何储存记忆。他被全息结构模型所吸引。许多研究表明。存储器的存储不限于特定区域,而是分布在整个大脑中。在20世纪20年代的一系列历史实验中,脑科学家卡尔。 Karl Lashley发现无论鼠脑的哪一部分被切割,它都不会影响其记忆力,并且仍然能够表达手术前学到的复杂技能。

然后在20世纪60年代,Pribram开始接触全息摄影的概念。他认为记忆不是记录在脑细胞或一组细胞中,而是记录在整个大脑中的神经冲动模式,如雷声。衍射图案的图案遍布整个摄影胶片。

佛教道教理论提前揭示了宇宙的奥秘

Deepak Chopra是20世纪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100个角色之一。他还是杜克大学医学中心的教授。他的博客在《时代周刊》“你的大脑就是宇宙”这项研究也在《赫芬顿邮报》杂志中被引用。

乔普拉提到了古印度宗教的宇宙观。“因为它是最小的,它也是最大的”(Asisthesmallest,soisthegreatest)。乔普拉说,如果我们承认每个系统都是由反馈循环,动态平衡和持续自组织驱动的,那么对现代科学的理解就完全回归到了这种古老的智慧。

随着越来越多的宇宙现实被发现和证实,人们会发现“人体是一个小宇宙”而“一粒沙子中的世界三粒”是一门更高的科学。更为发人深思的是,在没有现代科学的情况下,佛教和道教的修养如何知道宇宙的奥秘?就像病毒是人类一样,人类也是为宇宙而存在,也许更小,因为它是小而无限的可能性! (以上摘自自然科学相关文章和文献)

日期归档
og东方馆注册在线平台 版权所有© www.lyjintaiyang.com 技术支持:og东方馆注册在线平台 | 网站地图